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路遥离开我们25年了。又想起我们一起学习的大学生活,不禁要为他写点纪念文字。回忆里,我们的班长徐徐向我走来……

  1973年全国正处于极左的批林批孔的政治运动时期,大学里的学生为运动的主将。我们中文系按要求不时地组织写大批判文章和大批判诗歌。在当时左的政治背景下,有政治头脑的班长路遥引导大家不要乱写,布置式地按期分批地写、分批地出。我们班写字好的同学有张子刚、师刚强、王广彦和我,我们四位同学基本上是抄写大字报、办学习专栏、壁报的专门人员。路遥的字一般化,不写毛笔字,又是大忙人,所以不亲自参与。

  原稿积累多了之后,路遥别出心裁地要编印一本诗歌小册子,以展示中文系的风采。于是他要求全班同学每人至少再写一首诗,多者不限,并且确定了“批林批孔”的主题。由此,他在全班同学的稿子里选出42首,包括他的《爆破手》,经修改后编辑成油印小册子,书名为:批林批孔诗选《烈火熊熊》,下署:延安大学中文系工农兵学员1974年2月26日。他亲自写了序,并以署名路遥、张子刚、许卫卫、白正明同学的230行长诗《烈火熊熊》为压轴代跋,在系里发行,影响很大。

  大一的第二学期,中央发出了题目是《与孔孟之道》的一号文件,要求全党学习批判,并要深入农村学习宣传。校党委将任务落实到了中文系,中文系副主任申沛昌老师负责下县宣讲。申老师和班支部书记张子刚、班长路遥为领队,共同协商选定在与延安邻近的延川、延长两县进行“开门办学”,宣讲中央一号文件。延川县是路遥家乡,情况熟悉,选定那里与他不无关系。

  1974年4月,我班30名同学在老师、书记、班长的带领下分两组乘坐学校的大卡车,开赴延川和延长两县宣讲。起初,路遥、张子刚和申老师先到延川县,中途又到延长县巡回看望、检查。宣讲形式是由公社组织大会,我们学生主讲。

  第一次的“开门办学”,宣讲取得了成功。既深入地学习了精神,又锻炼了我们的演讲能力,圆满完成了“开门办学”的实习任务。

  1975年正是全国“农业学大寨”运动高潮期,新华社发表的《吴堡更“红盛”了》长篇通讯,将吴堡推为全国农业学大寨的先进典型。是年秋,在申老师的带领下,组织了中文系73级和74级60多人去吴堡采风,搜集吴堡新民歌。路遥和张子刚又作为班干部到各点巡回检查。两班合一的“开门办学”分为若干小组下到各公社,和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

  我们组六七个同学先行下到丁家湾公社大枣湾大队,半月后转移到了毛主席东渡黄河的川口大队。不久,亚博yabo888vip网页版路遥和张子刚来到川口,当天就和我们一起参加在黄河畔上的垒石造田劳动。路遥人小劲大,背着百十斤重的大石头稳步前行。傍晚,我们一起聆听给毛主席扳船的老艄公、大队党支部书记薛海玉老人,讲他给毛主席扳船的革命故事。第二天清晨,我们一起在黄河滩上散步、谈实习。顷刻间,我们看到黄河上漂来了一小木船,路遥马上指着小木船激动地说:“如果船划在咱们这边,我就立马跳上船,漂到延川去看心爱的林达。”我当即追问他与林达的恋爱故事,然而他马上又将话题引向了我们的实习工作。那次采风说是搜集民歌,实际上我们进行了大量创作,最后编辑出版了《吴堡民歌选》,并于1976年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路遥那次的采风收获颇丰,不仅创作了不少民歌,他还和《陕西文艺》编辑部的董墨、李小巴共同创作完成了3万字的访问式散文《吴堡行》,刊发于《陕西文艺》1976年的第一期。后来被北京外文出版社译为英文,在英文版《中国文学》上登载。(王志强)

作者 admi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