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分牌上是刺眼的3比0,欧冠积分榜上是4支球队的乱战,3天之后又是对阵尤文图斯的硬仗,6天之后再战切尔西,医务室里还有9名伤号。这一切都让红黑世界感到不安,即使斯坦福桥的惨败并不意味着世界末日——当然,这依然是一场噩梦。AC米兰踢出了皮奥利时代最难看、最狼狈的比赛之一。先用数据说线次,创下皮奥利执教球队以来的新低。再用感官表达:球队在攻防两端几乎毫无亮点,在球场的每一寸草皮上都落于下风。

你不能在同一块地方连续跌倒三次,更何况是在斯坦福桥。从比赛第22分钟开始,切尔西连续赢得三次前场定位球:一次任意球,两次角球,红黑旧将蒂亚戈·席尔瓦三次抢到头球,每一次攻势都威胁十足,而皮奥利的球队从未拿出有效对策。在弟媳的第三次攻门尝试中,负责盯防他的是本纳塞尔,阿尔及利亚人本役戴上了队长袖标,但这无法帮助他填平双方的身体差距。巴西中卫的头槌被特特鲁沙努勉力封出,但皮球还在禁区内,福法纳混战中完成破门。

随着米兰的第一粒失球,比赛成了蓝军的独角戏。不是所有球员都有机会在这里踢欧冠,但如果让巴洛-图雷和德斯特再选一次,他们恐怕宁愿逃过这样一个夜晚。里斯·詹姆斯伙同斯特林,对巴洛-图雷把守的米兰左路实施了集体犯罪。第56分钟,詹姆斯从右路传中,门前的奥巴梅扬轻松破门。巴洛-图雷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战又不战,退又不退,成了最尴尬的看客。这不完全是他的责任:你无法指望奇迹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让他与世界上最出色的右边翼卫之一对位,本身就是强人所难。

另一侧的德斯特又在做什么?由于泰奥·埃尔南德斯缺席,米兰在后卫线上改变了部署,德斯特的位置比巴洛-图雷更加靠前,他本该是球队“三个半后卫”中负责进攻的那半个。结果呢?皮奥利或许忘了在首发11人里还有他的名字。德斯特既不是边后卫,也不是边锋,你看不到他防守奇尔韦尔的传中球,更看不到他带球突进,用速度威胁库利巴利。转播镜头切换到广角,你偶尔可以在边线附近,看到德斯特瘦小而茫然的身影。他是不是从球员通道里刚刚出来?

重感情的托莫里回到故地,他整场比赛的表现似乎就是为了证明:切尔西当初放弃自己的决定没有做错。上半场末段,托莫里上抢出现重大失误,芒特的直塞让斯特林几乎形成单刀,若非卡卢卢神勇救险,米兰将会带着两球劣势进入中场更衣室。第二粒失球最终只是迟到,并未缺席,詹姆斯的传中球飞向禁区,托莫里将身后的奥巴梅扬漏了个干净。这已经不是英格兰中卫本赛季在防守中第一次出现重大纰漏。

里斯·詹姆斯的第三粒进球精妙绝伦。打开游戏机,将比赛难度调到最低,或许你也可以完成这样的破门。这之后,皮奥利连续做出换人,加比亚替下克鲁尼奇,标志着米兰变阵三后卫——这不是皮奥利的战术实验,而只是球队发出的一个信号:保住三球劣势,因为按照下半场的场面,更坏的情况本来也可能发生。很少见到皮奥利的球队在技术和心理层面都如此脆弱,米兰主帅倒是没有找借口:“这和缺乏欧冠经验、大量主力缺席都没有关系,我们本该在抢球和控球的环节踢得更冷静。”

拉斐尔·莱昂在被换下时低垂着头,但在终场哨响后,他可以昂首走出斯坦福桥。莱昂展现出了与英超对手相匹敌的节奏和水准,他在左路的两次奔袭,便是米兰全场仅有的两次进攻机会。莱昂的“摩托车”性能优异,但他点火启动后,发现自己身处北极圈内,四周是漫无边际的针叶林。从何处来,又往何处去?半场结束前,骑着摩托的莱昂好不容易找到了下一个村庄,里面却空无一人。葡萄牙边锋从詹姆斯和查洛巴的合围中杀出,在风驰电掣中送出横传,然而德凯特拉雷的射门绵软无力,随后克鲁尼奇补射失准。

马尔基西奥在赛后点评:“莱昂在意甲可以靠个人能力决定比赛,但在欧战中要难得多。上赛季的AC米兰在欧冠经验更少,但踢出了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比赛,比如客场踢利物浦。比赛当然可以输,但应该踢得更有勇气。”德凯特拉雷是米兰中前场最让人失望的球员,挥霍掉一次黄金机会以外,他在场上的存在感稀薄,65分钟的时间里丢掉了16次球权。

怎么回事?在意甲和英超都踢过的佐拉表示:“这就是意甲和英超/欧冠的区别,在意甲,你持球后有那么几秒钟,能够观察场上局势做出选择;在英超和欧冠,对手不给你任何的时间和空间。”这句话在佐拉踢球时同样适用,只是意甲和英超的位置要调过来,可如今的时代已然不同。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