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前,我在宁夏南部的一个村子里当过一年的支教老师,此前我从没去过那么穷的地方。过去,读书是当地孩子改变命运的唯一办法,但真正能通过考大学走出家乡的不足十分之一,现在则多数选择外出打工。

  我教的是小学六年级两个班的语文,这所学校的六年级共有四个班,另两个班由当地老师任教。第一学期期末考试后,我们算了班级的平均分,排名第一的竟是当地老师教的一个班,让人颇感到意外。当时我的身份是复旦大学的历史学硕士研究生,自认为是饱读诗书,居然被当地老师比下去了。为此,有人认为外地来的支教老师能力不过如此。不过我倒没有太在意。

  语文试卷除了拼音、识字、词汇等基础知识外,主要是阅读理解题和作文题。我认为,阅读理解最大的作用是扼杀学生对阅读的乐趣:划分段落并总结段落大意、解释划线语句表达出的作者意图,如果答案与标准答案不同则会被判错,这完全是用自然科学的思维来处理人文科学问题。而与故作客观的阅读理解相反,作文判分又过于主观,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阅卷老师的个人喜好。因此,要想把学生们的语文成绩提高,是个艰难的工作。

  相比而言,培养学生对语文的兴趣则容易很多。在我教的第一节课上,我对学生解释:语文语文,语即语言,文即作文,语文是一门关于语言和作文的学科,你要想和外界沟通交流,向外界表达自己的想法和观点,或者从外界获取信息,要么是通过语言,要么是通过作文,语文是交流的工具,所以要学好语文。在之后的教学过程中,我做到了两件事,一是尽可能地扩大学生的视野,讲述课文背后的故事,并在课外给他们提供古诗词和美文阅读;二是尽可能地鼓励和容忍他们在课堂上的争论,让他们理解答案或价值观的多元。虽然这样做最后未能使学生的考试成绩提高,但孩子们对语文的兴趣确实提高了不少。

  只是在班主任和校方看来,兴趣并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成绩,因为后者可以量化,作为老师的教学成绩。我之前以为在偏远地区,教学会自由些,其实不然。当国家机器开动时,再偏远的乡村,再小的一颗齿轮都会被跟着带动。乡村学校的校长们相互间也有竞争,升迁到县城学校或调入县城教育局的名额终究有限,在这样的压力下,学生的考试成绩成为体现校长政绩为数不多的硬指标。校长会把这个压力转给班主任,班主任再转给任课老师。当时我任教村子所属县的教育局局长据称就是因为教学成绩好而被领导器重,走上仕途的,这也进一步刺激了后来者。

  当地老师可能未必没有求变的想法,只是一级级的压力下,能改变的空间有限。我没有教会学生们应试的技巧,因为我知道,今后当地老师会接手我的班级,相信未来他们会继续走上应试的道路。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