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柿互动报道 本周日,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将拉开帷幕。作为疫情之下的首场世界杯,承载了无数球迷的万千期待。

尤其是在11月11日“取消入境航班熔断机制”的消息公布后,据携程数据显示,

11月17日起飞的中国赴卡塔尔的航班预订量达到年内峰值,起飞时间为11月20日至12月18日的中国赴卡塔尔的航班预订量同比2021年同期增长超过28倍。

杭州已经有人提前到达热情似火的卡塔尔,光是在往返机票上就花了2.8万元/人。另外,在世界杯期间多哈五星级酒店的房价已普遍涨至1万元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赴卡塔尔的中国用户对于出行品质的要求明显高于往年。携程数据显示,卡塔尔世界杯举办期间,中国赴卡塔尔的航班预订舱位中,公务舱的预订量同比增长超20%。其中,80后、90后的男性用户占比超七成。

从赴卡塔尔观赛的热门出发城市来看,北京、上海、广州的球迷占比超过80%,杭州和南京紧随其后。从出行成本来看,南京用户的成本最低,杭州用户的成本最高。截至11月11日,南京用户的机票预订均价近4000元,杭州用户的机票预订均价则超过12000元。

花了2.8万元票价的云峰,早在3个月前,就和同事策划着到卡塔尔做世界杯节目。

早几年云峰在杭州组建了团队,做起自媒体视频号,这次到卡塔尔,前后一共计划去四五名同事,第一批先去3人,做了比较充分的准备。

“对我们这种80后老男人来说,世界杯算是四年一度最重大的盛事,所以带着工作的压力和即将圆梦看球的兴奋就赶来了。”云峰说,他们提前1个月制定好行程,提前一周抵达卡塔尔,订了先从杭州到深圳、再从广州飞多哈的卡塔尔航空公司航班。

往返飞机票2.8万元,是普通商务舱的价格。原本他们是计划体验卡塔尔航空传说中最好的商务舱服务“Qsuite”(类似于空中私人套房概念),结果临时被通知想坐的这趟飞机上没有,只能作罢。飞机上基本上都是中国人,有一小半游客,多半是去中东打工的大哥们。

卡塔尔由于自11月1日后对落地核酸和疫苗都没啥要求,所以整个出境过程都还算顺利。

“从多哈市的哈马德机场下来,到处可见世界杯的广告,跟咱们这张灯结彩过大年似的。我们手机里下载一个hayya卡的App,就可以畅行无阻。市区内部公交、地铁免费坐,壕是真壕。就是这边酒店太贵,万豪、喜来登世界杯期间都要1万多元人民币一晚,所以我们找了个中国人开的民宿住下来,400美元一晚,住三人。”云峰笑着道,在多哈也领略到了不少中国元素。房东媳妇是东北人,晚上做了打卤面,还以为去的不是多哈而是铁岭;出门逛超市就更有错觉感了,衣服、玩具就觉得是在杭州的四季青和联华超市买的;就连坐个公交车也是郑州宇通的,老弱病残孕专座都是国内同款。

来到卡塔尔最大的不适应就是天气和餐饮。云峰说,白天实在是太热,没想到11月的太阳能烤化人,毕竟当地常年四五十度。二是吃的,当地人印度裔多,满大街吃的都是一股咖喱味,吃了两顿他们就已经开始搬出储备物资泡面和老干妈了。而对于即将到来的世界杯,当然是满怀期待了。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