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在本报与课堂内外杂志联办的“创新作文集训营”报名现场,焦急的黄女士拿着儿子刚写的一篇作文现场展示。“看看,一个初中生,15岁的娃娃,在作文中说他欣赏死亡,这太恐怖了!”

  黄女士介绍,放暑假时老师布置了两篇命题作文——“你赞赏什么?”“假如你来到……”,儿子居然写出“我赞赏死亡……”。

  当她偶然翻阅到这两篇作文时,不禁吓得哭起来,“写这样消极的作文,是不是儿子思想出了什么问题?”

  跟妈妈一起来参加“创新作文夏令营”的小敏,却并不觉得自己的作文有什么问题。

  小敏认为母亲的担心是杞人忧天,写死亡内容的未必就不是好作文。他说,这么写也是一种解脱,“活着有活着的好处,死了也有死了的好处,比如一个绝症病人,很疼痛,最终选择安乐死,解脱了一切疼痛,从另一方面来说,这对他是最好的选择。”

  “创新作文夏令营”指导老师,重庆一中高中语文教师王海洋说,作文其实是一个展示思想的舞台。学生如果借作文来反思一点生死观,不乏是一篇意义深刻之作。但如果仅仅局限在书写死的美好,那就有问题了。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